脆皮赫酥酥

喜欢就坚持。


一意孤行,不撞南墙不回头

为什么要因为一点屁事阻挡自己喜欢的东西????

【雷安】习惯(01)

有些事,最怕形成生命中的习惯。

 

 

 

就像安迷修本不喜欢吉他,但他一弹就是八年。

就像安迷修本不喜欢雷狮,但他一等就是八年。

 

 

 

雷狮,这个名字就像冤魂一样纠缠了自己半辈子,就连他本人拍拍屁股就走人后,这个名字也一直缠着安迷修,甩不掉,也忘不掉。

 

 

 

从卡米尔那里得知雷狮出国时已经是他离开一个星期后的事情,正当安迷修疑惑雷狮是不是失踪了时,卡米尔正好找上门。往常在安迷修的记忆里,卡米尔总是跟着他哥身后出现穿着一身干净的学生服规规矩矩的背着书包。

 

 

 

“诶..卡米尔你怎么…”安迷修瞟到卡米尔身旁的行李和身后的吉他,转而问道“你去哪?”

“去找我哥”

“他在哪?”

“意大利…”

不知道为什么,卡米尔回答时,安迷修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很痛,让他缓了好一阵才准备开口。

“不回来了”仿佛像是知道安迷修打算问什么,一直低着头的卡米尔突然抬眼看着安迷修,说完后似乎又不敢直视安迷修的眼睛,低下头将帽檐拉得更低了些。

 

 

 

“啊..是吗,真好能去国外学习”安迷修勉强扯着嘴角,挠着头发一副不管自己的事一样。卡米尔又一次看向安迷修,似乎想再说什么,但他转头看了看外面等待着自己的车子又将话咽了回去。安迷修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卡米尔摇摇头,他突然将自己身后的吉他拿下,安迷修认得装吉他的外套,是雷狮的,还是安迷修高中时送给他的礼物。

 

 

 

“这是我哥最喜欢的吉他”卡米尔说道,安迷修点点头,突然楞了一下,惊愕的看着卡米尔

“临走时太匆忙,没有拿走,我怕老爷子把它扔了,就打算放你这”卡米尔似乎无视掉了他的眼神,说完这句话,后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卡米尔也算是机智,这样一来也算是有还给我了,两清。安迷修心想,他俩之间从来不会送什么礼物,就连这把吉他都是安迷修在高中毕业时和雷狮赌输买的,随后雷狮也请了一顿烧烤。

 

 

 

卡米尔走后,安迷修抱着吉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有一种拽着最后的希望的凄凉。

安迷修拿出手机给凯莉发了短信

 

 

 

安迷修;雷狮出国了?

凯莉小姐;你才知道?都走了一个星期了。

 

 

 

安迷修算是明白了,自己是最后一个自己雷狮出国的人,连说一声再见的机会都不留给安迷修,何况什么挽留。

 

 

 

不过到底是雷狮了解安迷修,这两件事他一样都不会做的,好似告诉了白费,安迷修心知肚明,但还是对他瞒着自己离开的事有点耿耿于怀。突然,安迷修的手机又抖动了一下。

 

 

 

凯莉小姐;明天出来讨论一下辩论会的事情,早上十点,老地点。

安迷修;好的。

 

 

 

安迷修深呼吸一口气,他打算先把关于雷狮的事情抛到脑后,毕竟以后能不能再次见面都是未知,还不如早点将精神投入于现在的事,安迷修转身进屋打算找个角落把吉他放着不管,但他又突然觉得放着积灰有点可惜。

 

早晨六点,安迷修便醒来了,与其说是生物钟使然,不如说是惊醒,原因很简单,安迷修梦到雷狮了。真是阴魂不散,安迷修一边洗漱一边想到。他来到厨房准备早餐时,再次看到了那把吉他,陷入了片刻沉思以至于煎蛋糊了也没有注意到。

 

 

 

待他将辩论会材料也准备后也到了九点十五分,为了不让女士等自己,他一贯选择早点去约定地点,顺带点上凯莉最喜欢的甜点和饮品。差不多是十点半时,凯莉才慢悠悠的晃进咖啡厅,而安迷修也差点睡着。

“你怎么这么早就到了啊?”凯莉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故作惊讶的问道。

“你说十点到这的…”

“啊是吗,我记得是十点半来着”凯莉揉着太阳穴看着安迷修的神情似乎有点复杂“哎呀,人老了难免记性差,现在也不晚,赶紧的吧,大不了待会我结账”

安迷修一听连忙拒绝,他本就没生凯莉的气,毕竟也不是第一次。

 

 

两人拿出自己准备的材料,直接进入正题,一开始还讨论的如火如荼,结果到了后半段凯莉便自顾自的玩起了手机时不时回答几句。

 

 

“凯莉,我问你一个事”安迷修见凯莉失去了兴趣也不打算继续下去,将话题扯向一边。

“什么?”凯莉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划过。

“我想学吉他....”

“咳咳咳...”凯莉差点将棒棒糖连带着塑料棒整根吞进去。

“没事吧!”安迷修连忙问道。

“我没事,你没事吧?”凯莉将手放在安迷修的额头上。

安迷修有点摸着头脑,凯莉一脸惊愕的看着他“你不是最讨厌吉他了吗?”

“有吗...”安迷修努力回忆着自己是否有对吉他有过深恶痛绝的心情。

“你不是觉得雷狮弹吉他很难听吗?”在以前,雷狮弹吉他算得上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安迷修也这么觉得但一看到很多女孩子在他弹吉他时从自己身边扑倒他那边,雷狮还一脸得意看着安迷修时,他总会说“弹得真难听”“吉他有什么好的”之类的气话,安迷修现在想到还觉得有点幼稚。

“原来雷狮走了对你影响这么大啊..”凯莉身体向后靠去,不经意的开了一句玩笑话,但好像正中安迷修的心。

 

 

 

是啊,原来他离开我后,对我影响这么大啊,安迷修终于察觉自己那如同鱼脱离了水的难受到窒息的感觉从何而来了。